微信 QQ 视频 专题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 | 进入旧站
杨公作品
首页 > 风水考察 > 杨公作品 > 正文

卜则巍与赣派风水
2016-03-31 19:58:23   来源:中华风水名师网 zhfsmsw.com   作者:朱定榜    评论:0   点击:

我们为自己生活在这块诞生了中国风水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流派---赣派风水的土地之上而倍感自豪!先贤的辛勤开垦耕耘,筚路蓝缕,厥功甚伟,
        我们为自己生活在这块诞生了中国风水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流派---赣派风水的土地之上而倍感自豪!先贤的辛勤开垦耕耘,筚路蓝缕,厥功甚伟,为后来者留下了许多弥足珍贵的遗产,理论的或实践的,有名的或无名的,那些堪称经典的作品,除供人们凭吊,发思古之幽情之外,更高层次的意义是为有志习堪舆之道者研摩、体悟、参透提供多视角的参照范本。风水文化是道器结合的玄学文化,学理艰深,奥义微言,研习者需有本可依,方能在历史的借镜中,在不断的实践中取得新的突破。
       谈起赣派风水,我们就自然想到了人人称道的杨救贫,想到了他那独特的风水理论,想到了由他传授而发展下来的赣派风水世系。曾文遄,廖金精,刘江东,赖布衣……,尤其是明清两代,有“中国风水地理文化第一村”之称的三僚,涌现出诸多风水地理明师,白衣承诏,以精湛之技出入九重宫阙,成为中国风水文化史上群星璀璨的文化现象!这些如雷贯耳的人物,早已名播四海。他们不仅是鲜活的历史人物,更已成为文化的一种符号象征,他们的宏名肯定在世系传承的谱牒吊线之内,且深深嵌入人们的记忆之中。资料显示:赣派风水在传承上的最大特点在于师徒之间,口传心授,代有传人。据民间传说,赣派风水衣钵承继者握有世系传承图,从杨筠松开始算起,往下顺推,一般情况下,作为机密,外人不得而知。譬如蜚声台岛及海外华人世界的风水巨擘曾子南先生就自称为曾文迪的嫡系子孙,常携秘籍奔走于达官显贵和工商巨子之间。
       因此研究赣派风水的传承世系,就显得十分急迫和富有意义,但到目前为止,不管是作历史的追溯,还是立足现实的探寻,人们纵论赣派风水,都似乎忽略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与杨筠松一起来到赣州的卜则巍{亦称仆都监}。卜氏本为赣县人,在其唯一的传世之作《雪心赋》里作者的籍贯就明标为章贡。章贡者,古赣县之同语也。《江西通志》引《豫章书》曰:仆都监,逸其名。善青乌术,与杨筠松俱官司天监都监,因黄巢之乱避宁都怀德乡,以其术传廖三传。《江西通志》引《安志》亦载:卜则巍应天,赣县人,精形家言,著作甚富,所著《雪心赋》,旨约而赅,业地理者大咸宗之。再据《地理正宗》言:仆都监,名应天,字则巍,号昆仑子,世居赣,荐太史不就,为黄冠师,作《雪心赋》。这些材料已经表明:卜与杨一样,同为朝廷掌管天文地理的要员,是一位精通风水地理之道的顶尖级角色,一位把杨筠松引到客家地区的先锋人物{据学者研究,杨氏本为庐陵人,后随母改嫁前往广东信宜},独传一书,却光耀百代,泽被千秋的风水名家。作为个人,卜氏完全可与杨氏作等量观:他的贡献不容受到忽视;他的权威,别人无法取代。事实上风水地理界也确实给了他很高的评价,视其为泰山北斗;卜氏在中国风水史上享有独特地位,我深信大多数习风水地理者都读过《雪心赋》,细细品味过里面的奥义微旨。虽然如此,假若从风水流派的群体,从赣派风水的传承体系来审察卜氏,他又确确实实被排除在谱系范围之外。尽管不少研究者对此疑窦丛生,但我相信这不是人为的结果。因为从现成的史料和田野考察,我们无法确定他把风水之术传给了谁{《豫章书》里虽有一句“以其术传廖三传”这样似是而非的话,而有地方记载,说是杨筠松传了廖三传。我们综合相关材料分析,可能是杨筠松和卜则巍共同传授了廖三传},也很难证明谁是其徒裔。另外,从我目前掌握的十分有限的资料来看:卜氏没有给后人留下任何可资瞻观的阴阳宅风水作品,更不要说风水钤记了。得出这样的结论,是基于现时的发掘,而非异想天开。我亦无意否定卜氏或许曾经有过大量的风水实践,只不过现在无迹可求。虽然人们可能难以置信这种窘境,但这又确实是一个存在的历史谜团,一个让后人无法解开的结。象这样的一位风水大师,出现这种状况,在整个风水史上是很少见的。自然个中原因异常复杂。正由于这样,卜氏才无法在赣派风水的流播世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因为赣派风水很重视是以师承关系来凸现其历史源流。从这意义上来反观杨氏则呈现另一番面貌,他不仅著作等身,更有传徒曾文遄、廖金精、刘江东……,而且伴时空而推移,徒又传徒,秘术相继,门楣光大,一脉流传,世系完整,特别是其徒子徒孙中出现了一大批出类拔萃的风水地理精英,如前面我们谈到的三僚的“明师”和“国师”文化现象,就是杰出的代表。虽然赣派风水的名称为后人所加,但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赣派风水实为杨公风水之同义语{当然跟时下某些人自封的杨公风水不可同日而语}。今天不知有多少人自认是赣派风水的传人,甚至不管路途有多遥远,也要设法到三僚的杨公祠里去朝拜祖师,以证明自己接受的是杨仙秘术,而非野狐禅。同时,杨筠松还登上了客家世界的名人榜。就这点而言,卜氏的影响似乎远远在杨氏之下。然而我们若能抱着正本清源的求真态度,转换一下思维角度,站在赣派风水发脉的历史云端,俯瞰赣派风水这条浪花飞涌的大江大河,卜杨二氏恰如从源头搏浪而来的两片帆棹,民间的传说掌故、谱牒资料留下了许多佐证。
不仅如此,卜氏在对赣派风水的理论构建亦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卜氏在其《雪心赋》里建构的风水理论体系,规模宏大,内容繁富,涉及风水学的各个层面。既有山形水法的图示描述说明,又有理气的提炼阐释。全书分十九章,依次是:地理之宗,论山水本源,论气脉分吉,论五星转换,论水法,论龙脉行度,论龙穴真假,论龙虎,论算法,论克择,论仙迹祖坟,论后龙,论水口,论高山平地罗城,论砂水不拘方位,论龙身贵气,论形穴,论阳宅。从列举的篇目约略可看出,有形法,包括龙穴砂水的审视测量;还有时间的克择度算,初步垒起了后代风水学的思维框架;书中亦有对旧坟的复验推论,以验证理论是否正确;特别是卜氏的“入山寻水口,登局看明堂”的局外和穴场的寻龙诀和观察法,更是切中要害,是其有独特创见的发现,也是他和杨氏不同的地方:杨氏是先察来龙,次观水口,详细辩证之后,确定垣局的优劣,他曾言“先看金龙动不动,次察血脉与来龙”;卜氏则以水口为观察的参照基点,由外向内来判断有无结穴。通过以上比较,可以看出卜杨两人对“水口”认识的差异之处。粗略一观《雪心赋》,它只是纲要性的结构和论述,但不可否认卜氏已站在相当的高度,理论层次也开掘到很深的程度。只要不抱偏见,就完全可以说这是一部综合性的有宏阔视野的著作。对这点,地理名家、《地理天机会元》编者徐试可先生在谈到《雪心赋》时做过这样的评论:“语意明显,一展卷令人解颐”;①今有论者也认为,“《雪心赋》是本体察地表生气的典范”。②能得到如此高的肯定和推崇,卜氏在著作此书之时是没有想到的;能有这样的评议,跟作者仕途经历,与所具备深厚的学养和丰富的风水实践经验是有密密联系的。仅此管窥蠡测便知卜氏与杨氏一样,不愧为形家的风水大家,共同为赣派风水的形成奠下鸿基,后来者才慢慢地建起巍峨的风水理论大厦。将他们的理论做一对比研究之后,人们就会发现他们两人的观点没有实质差别,是互为表里、相互补充的关系。从我们今天看到的杨氏的《疑龙经》、《撼龙经》、《都天宝照经》、《天玉经》等相关著作,以及后辈传徒不断的演经立义,与卜氏的架构内核是一致的,两人都强调依形就势,灵活运用。同我们所作的推论也是相吻合的。
       至此我们已从卜杨两人的关系和卜氏对风水理论的创建层面,详细分析讨论了卜氏与赣派风水无法割断的血脉渊源。蓦然回首,仰望前贤,激动之外,更多的是感佩,更多的是骄傲!我们有充分的理由陈说,卜氏与杨氏的成功,有着先天在朝廷为官的独特阅历,有着接触风水秘籍等文献的难得机会,加上他们的睿智和自己的勤奋努力,在客家地区的大量风水实践中领悟了风水的真义,并有独特的建树及良好口碑,以救贫为善的风水活动赢得了人们尊崇,以无可争辩的业绩确立了他们在赣派风水源流史上不可动摇的地位。我已在多处说过类似的观点。因而,不管我们喜欢不喜欢,只要放眼于卜氏与杨筠松结伴来到客家地区,以及他在实践和理论思考的基础上,撰写出有自己体系的《雪心赋》等诸多方面,用宏观和微观的方法和眼力来透视卜氏,就能获得前人所没有获得的结论。事实必将证明:卜氏对赣派风水理论形成的贡献,不会因流派世系传承而失去光辉,相反随着对赣派风水研究的深入展开,卜氏的价值就会更加清晰地凸现出来!因此确立卜杨两人同为赣派风水的开派宗师,并形成共识,就不仅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意义,也存在与时俱进的现实意义。正因为这样,我们不能停留在已将卜氏列入风水名人谱的现状,更要把他摆进赣派风水宗师谱的阶列。只有这样,才较符合赣派风水的历史真实状况。这些关键问题的逐步解决,有利于我们更好地还原赣派风水的本来面目,再现赣派风水多姿多彩的民俗文化画卷;有利于我们跳脱前人的窠臼,从更高的境界来观照赣派风水的起源、发展演变等相关现象,辩证源流,思考未来,写出既符合历史镜像,又能启迪未来;既有资料的搜罗整合,又有理论创见;既突出主体性,又具有包容性的一部全新赣派风水史,建立符合真正科学思维模型的赣派风水体系,无疑是时代所需要的,也是后来者对本土宗师的最好纪念。
参考文献:
1、徐试可《地理天机会元》,上海广益书局民国三十二年版;
2、何聪明《地理山水峦头专论·新注雪心赋》,台北武陵出版有限公司一九九八年九月一版二刷。
西元2006年05月31日岁次丙戌端阳节定稿于天地人文境象书斋。

相关热词搜索:风水 卜则巍 赣派

上一篇:杨公风水考察
下一篇:于都:杨公风水传承的摇篮

收藏